當前位置:首頁 > 企業文化 >> 正文內容

這片土地,我為你驕傲

發布時間:2019-11-25 08:30:12 作者:邵來平 來源單位:黨群工作部 點擊數: 字體:
       日前,在國家林業和草原局召開的2019森林城市建設座談會上,榆林市被授予“國家森林城市”稱號,作為一個見證了家鄉從荒涼的山村變為今天綠樹成蔭的美麗鄉村的地地道道榆林人,對于自己身處的這片土地在生態文明建設方面取得這樣的成就感到由衷的自豪。
       多年前,外地人眼里的陜北榆林,是一個千溝萬壑、荒涼偏僻的地方。記得高中時的語文老師是一個河南人,她曾給我們講過自己大學畢業應聘時的一個小插曲。我們高中的校長去她們學校招聘老師,我的高中老師在面試即將結束的時候問了校長這樣一個問題,“聽說陜北的沙化很嚴重,冬天甚至見不到一點綠色”,校長很風趣的回答,“不是啊,我家的地毯就是綠色的”??此埔痪浜唵蔚膯栐?,卻顯示出了在外地人眼中當年的陜北榆林是怎樣一幅荒涼、貧瘠、落后的景象;聽似一句風趣的回答,卻透漏出了本地人對當時所處環境的一種無奈。
       記得小時候,每到春秋兩季,家鄉的黃沙天氣就特別的嚴重,給人們的出行造成了很大的困擾。那時候每年春天,學校都會組織學生開展植樹活動,同學們扛著鐵鍬、抬著樹苗、提著水桶,在黃沙漫天的山坡上、沙地里忙碌著植下一棵棵希望之樹。那個時候,我們的身邊也涌現出了許多植樹造林的模范,像牛玉琴、石光銀等等,尤其牛玉琴,就生活在我隔壁的村子,在當時小小的內心里,那就是心中的英雄,學習的榜樣。每年學校組織植樹的時候,同學們談論最多的就是牛玉琴,當時無數的同學立志要做一個像牛玉琴一樣的治沙人,改變這片養育了我們祖祖輩輩土地的荒涼面貌。
       記得那幾年,國家提出了“退耕還林”、“植樹造林”的口號,對于一輩子在土地里刨食的農民來說,土地就是“命根子”,但為了能擁有一個美麗的家園,不讓子孫后代再受黃沙之苦,千千萬萬的農民積極響應國家號召,不僅“讓出”了土地,而且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植樹造林、防治土地沙漠化的具體行動中來。數十年來,一代又一代的榆林兒女堅持不懈地防沙治沙、植樹造林,憑著一股誓將沙漠變綠洲的干勁兒,最終實現了“人進沙退”“林進沙退”的大逆轉。
       2013年9月7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哈薩克斯坦納扎爾巴耶夫大學發表題為《弘揚人民友誼 共創美好未來》的重要演講時表示,中國明確把生態環境保護擺在更加突出的位置。我們既要綠水青山,也要金山銀山。寧要綠水青山,不要金山銀山,而且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我們絕不能以犧牲生態環境為代價換取經濟的一時發展。
       榆林能取得今天“國家森林城市”的榮譽稱號,離不開國家的科學決策、當地政府和人民的辛勞努力。查閱資料可以看到,上世紀中期,整個榆林天然林才60萬畝,沙區植被覆蓋度僅1.8%。截至現在,經過幾代榆林人以“水滴石穿治沙,百折不撓造林”的精神,探索運用“網格治沙”“天地一體飛播造林”“樟子松六位一體造林”等治沙技術,使860萬畝流沙披上了綠裝,沙區植被覆蓋度提高到60%,在榆林,治沙的故事如綠色綿延,層出不窮。這里先后涌現出防沙治沙全國先進集體和個人43個,省級200多個,市縣級1800多個。
       現在很多外地的朋友來到榆林,感覺變化最大的不是榆林這座城市的馬路更寬、高樓更多、小車更多,而是這座緊鄰毛烏素沙漠的城市,變的風和日麗、天藍水清,真正成為了沙漠上的一座綠洲,甚至有了“塞上江南”的美譽。
七星彩透码